第四百二十六章 父子(1/2)_山河盛宴_都市全能魔尊

山河盛宴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半个时辰后,德妃进入了香宫。

  又半个时辰,一辆马车匆匆冲破天京的夜色,在天京彻底戒严封城之前,出了天京。

  再半个时辰,去查看铁狱中的宜王情形的董立,骇然发现那被锁在地上的,竟然只是个假人!

  董立大惊,急报司空群,司空群急报永王。随后全宫戒严,大批军士冲入了德胜宫,却没能找到德妃,之后永王匆匆前往慈仁宫,不知他和太后说了些什么,没多久,永王退出了慈仁宫,军士也退出了德胜宫。

  之后太子继位,第一次朝议,便下令查抄宜王府和大帅府,勒令还在边境的林飞白立即回京,下了令湖州刺史文臻原地待勘的旨意,并派出礼部官员带领旗手卫,日夜兼程前往湖州宣旨。

  再之后,十余日之后,燕绥奔往湖州的马车在临近湖州的平州停留打尖。

  而此时,文臻前往天京的马车也在平州官道的茶亭处歇脚。

  两个茶亭,相隔一里。

  采桑上车,放下车帘的那一刻,英文赶着车和文臻的车擦身而过,英文还看一眼文臻正要启动的马车,说了一声:“哟,这车够大。”

  刚和他换着赶车下来休息的日语躺在车辕上,懒懒地没有睁眼。

  如果他睁开眼看一眼,以他精通机关的眼力,就能看出这车的内里乾坤,和脱模于宜王府机关术的格局。

  可惜,错过便是错过了。

  两辆有点相似的马车,掠起的车帘在风中略略交缠,再分开。

  背道而驰。

  又一个时辰后,天色将晚,燕绥的马车,到了平州下属的一个县城福宁县。因为燕绥伤重且有毒,不能太过旅途辛苦,所以中文一直都不管殿下怎么想,该投宿就投宿。

  中文赶了一路,听了一路文大人的丰功伟绩,实在是觉得,相比之下,殿下才是需要救赎的那一个,委实不用太过操心文大人。

  没听说整个湖州都在她的脚下瑟瑟发抖吗?

  就算太子继位,一个刚刚拿到皇位,掌权未稳的皇帝,想要动政绩卓著的封疆大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除非他不想好好做皇帝了。

  马车入城时,夜色初降,灯火渐次燃起,平州的夜市刚刚开市,正是最热闹的时候,这些年在湖州的带动之下,定平二州的经济也有所发展,一眼看去,颇为繁华。

  燕绥隔着车帘看着外头灯火流光,忽然想起那年文臻被唐羡之带走成婚,他也曾千里追索,在那海边小城吃过夜市,一晃经年,身边依旧没有她,他笑了笑,道:“下来逛逛。”

  中文便取了折叠轮椅,给他披了大氅,又抱了他下来。

  燕绥背后一刀颇深,手腕脚腕也受伤颇重,更兼中了毒,虽说他本就是毒病之体,什么毒都能压下去,可谓不幸中的幸运,但这毒病也令他伤口向来难愈,当年手指受点伤都缠绵了一年才好,更不要说现在。

  中文询问了殿下当日发生的事,听说了被喂了第三颗药,便忧心忡忡,身体上的伤总有一日能愈合,但是毒病便如永久潜伏的利刃,天知道什么时候便会要了命,如今这第二颗药还没炼化就服了第三颗,第三颗也无法寻到无尽天的人立即护法炼化,会对他身体产生什么影响?剩下的几颗药被夺走了又怎么办?中文为此夜不能寐,十分害怕那些年辛苦寻药的结果都化为泡影,但瞧燕绥还是不在意模样,他也只能将那担忧压在心底,却还是瞒着殿下,给无尽天去了信,希望能得到帮助。

  燕绥缓缓前行,并不去吃那些路边摊,只慢慢感受那人间烟火,这些烟火都是那个女子赐予,如今他于其间体味,也便如见了她一般。

  将三年未见了啊。

  如今离她越近,这心反而越有些不安,这于他还真是难得的感受,所以也难得地想要于这尘世烟火中静静心绪。

  前方忽然有大声叫好笑闹之声,一大群人围着,似乎在卖艺,他向来不好热闹,正打算转过轮椅,忽然一只球穿过叫好的人群,猛地向他的脸砸来。

  燕绥没动。

  中文一抬手接住了球,喝道:“谁乱扔东西!”

  人群呼啦一下散开。露出里头的人来。

  燕绥和中文都怔了怔。

  没想到竟然是几只……孩子。

  高高低低,七八个的样子,都穿着怪模怪样的衣裳,戴着老虎兔子猴子的玩偶脑袋,看模样是在表演节目。

  现在剧情好像正演到高潮处,打成一团,老虎甩起了金刚鞭,毒蛇嘴里吐出伸缩长剑,正将一只憨态可掬的大熊猫“乱刃分尸”,而一只兔子正梨花带雨地在一只猫咪的护持下逃生,至于为什么能从那巨大的玩偶脑袋上看出梨花带雨的表情,都是猫咪衬托得好——它一边奔跑一边帮兔子撒花瓣来着。

  中文瞧得目瞪口呆,这啥玩意?

  他不经意地把话问出来了,旁边便有人接道:“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桥补路无尸骸。”

  中文:“……什么?!”

  话音未落,就看见老虎和毒蛇成功地砍死了大熊猫,一个哈哈笑着套上黄马褂,一个扭着腰顶着金腰带。大熊猫躺尸地上,巨大的肚皮如山,眼睛绝对看不到脚尖。

  众人哈哈大笑叫好,那些兔子猫咪猴子老虎大熊猫什么的便都爬起来,手牵手谢幕,从身高来看,最大的不超过八岁,最小的大概就两三岁,中文瞠目结舌看了半天,愣是没找到班主,不禁问:“班主呢?”

  没有成年人出来,那个最小的大熊猫拿了个托盘摇摇摆摆出来要钱,江湖卖艺就这么回事,看得热火朝天,轮到掏钱便十分谦虚,人群纷纷散开,中文身边的人倒还算大方,抠出一个铜板,一边道:“班主有啊,就那个大熊猫。别看这几个娃娃,戏演得不错,不仅会演这一出,还会演什么三只小猪,石猴记什么的。性子也灵活,一开始没有耍花枪这一出,大家伙儿说打架不够精彩,第二日便重新编排,加了武行戏,老虎会耍鞭,毒蛇会地堂腿,大熊猫会顶球……喏,你还不把球还给人家?”说着正好大熊猫到了近前,送上托盘,那人拿张作致地将铜板高高一扔,清脆一声,“快,谢大爷。”

  中文一低头,正从大熊猫的眼孔里露出来的一双乌溜溜的眸子里,看见了一抹似乎是讥嘲的笑意,他一怔,总觉得这神情出现在这么一个娃娃眸子里很是违和,但随即那神情便消失了,依旧是晶透水润宛如生琉璃光彩的眸子,带着笑,清脆软糯的童音声音很高:“谢大爷一文钱厚赏!”

  中文:“噗。”

  这小子,促狭啊。

  那人脸一红,赶忙又从口袋里摸出几个铜板,这回也不敢高高扔下了,小心地放下去,那童音因此更高了:“谢大爷又赐十文钱厚赏!”

  旁边便有人笑:“十文钱算什么厚赏,看我的!”扔下一个银角子。

  “谢大爷慷慨赐银!”

  中文:“……”

  得,你小子这回干脆不说多少银子了,你这是要激起恶性竞争了是吧?

  托盘忽然移动到了他面前,那双漂亮的眸子笑吟吟盯着他,没来由地令他有种熟悉感,中文正想掏钱,托盘忽然收了回去,中文一怔。

  童音又奶又亮,说不出的好听,“这位大爷,您方才看着小子,面露怜悯之色,显然是个好人。小子这就很感动啦,不敢再要您的钱。”

  中文又一怔,顿时心中一热,手中捏着的银角子收回,回手去寻摸金叶子,忽然听见一直没说话的殿下懒懒地道:“你不要我们的钱是对的,因为你需要赔我们钱才是。我方才险些被你的球砸了脸,忘了?”

  中文:“……”

  他霍然回身,怒瞪殿下。

  底线!您的底线呢!

  那娃娃也是一怔,转眼看燕绥。

  两人目光交汇。

  空无迥彻的眸光遇上水晶琉璃眸子。

  一个依旧恒定如秋水,一个微微一闪。

  随便儿眼睛一眯,眼前这个漂亮叔叔,坐在轮椅里,披着雪白的狐裘,脸色却比那狐裘还白,衣袖里露出的指甲都毫无血色,明明看着身体很不好,整个人却给人感觉像一块玉石般,风雪冷不着,刀剑伤不着,老天爷降下的雷电也劈不着。

  看人的眼神空空淡淡的,都映不上他的影子。

  随便儿却觉得浑身的汗毛都在瞬间一根根竖了起来,那是他生来便有的对强大和危险的直觉。

  老娘和他说过,如果遇上给他强大感觉的人,一定不要得罪。

  但不知为何,于这般的强大和危险的气场笼罩下,他竟然没有警惕和恐惧,心间忽然懒懒的,嗅见这人淡而凉的香气,便不由自主想靠近一些。

  只是这个漂亮叔叔,也太难缠了些。

  他只是一怔,随即便笑道:“大爷说的是。大爷伤到哪里?小子这便拿出今天挣的所有铜板,给您买药去。”说着便取出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山河盛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都市全能魔尊只为原作者天下归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归元并收藏山河盛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