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第42章(1/2)_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[穿书]_都市全能魔尊

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[穿书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贺清桓表面上看不出来任何异常, 他把教室的门轻轻带上锁好, 还跟越枫玩笑了两句。

  他是十点左右出门的, 越枫在自己家的二楼看得一清二楚, 夜特别黑, 外边那一丛大丽花五颜六色艳丽惊人, 贺清桓站在路边,看着越枫连滚带爬的从他家里跑出来。

  他站在贺清桓面前, 调整了表情,小心翼翼的问,“阿桓, 你去哪儿?”

  贺清桓没瞒他, “去看看望望。”

  越枫背后汗毛“蹭”的一下子全部都竖起来了,贺清桓这肯定不是看看那么简单,越枫不知道这俩人之间在他没看见的地方又发生了啥, 他装作没听懂的样子, “这么晚了,明天还要上课呢。”

  贺清桓看了他一眼, 出去打车。

  越枫在他身后大喊, “阿桓, 你家里的车呢?”

  贺清桓没回应他,他连背影都带了让人感到寒意的郁气。

  越枫回到家里, 拐了十八个弯要到顾望的电话, 他想告诉对方一声, 又觉得这样未免太不讲兄弟义气, 不告诉对方,又觉得也是害了阿桓,犹豫了很久,他给顾望发了一条信息。

  [月黑风高杀人夜]

  用的是家里不用的电话卡发的,这样,也不至于暴露自己,也能让顾望警惕起来。

  越枫不知道的是,他这张电话卡太久没用,到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诈骗推销电话,顾望收到信息的同时,手机应用会提醒他这是个推销号。

  顾望直接把信息删了。

  他删完信息,家门口就停了一辆出租车,贺清桓从车上下来,司机熄了火和车灯,车和人一齐融进夜色里。

  贺清桓本来准备给顾望打电话把人哄下来直接带走,顾望却自己出来了,他没往贺清桓的方向看,那一块太暗太隐蔽。

  顾望站在路边听歌的时候,贺清桓坐在车里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。

  上次顾望也是唱这首歌,因为贺清桓说一般,他就说再改改,贺清桓应了好,男孩子就高兴得不得了。

  第二天顾望就说自己认识了一个朋友,他会跟人一起改,到时候国庆给自己一个惊喜。

  按着上次顾望的形容,贺清桓没猜错的话,正在唱歌的青年,应该就是顾望认识的那位朋友了。

  贺清桓闲散的靠在后座,不远处的男孩子干净得让人心都能往下塌陷,他跟四周行人完全不一样。

  贺清桓有点好奇,不是朋友么,为什么望望好像不认识这个人?

  顾望听完歌了,朝人说了很好听之后,站在路边拦车,司机打上空车,直接朝着顾望开过去。

  贺清桓把人抱在怀里的时候,怀里男孩子干净柔软得不像话。

  贺清桓顿了一下,报了顾望家里的地址。

  顾望僵住,他感觉到贺清桓的手指停在自己后颈,像是按着猎物一样,事实上,他刚才一瞬间心都差点从嗓子眼跳出来。

  他不知道贺清桓本来是想干什么,顾望把人推开,表情有些冷意,“贺清桓,我”

  贺清桓低笑一声,打断顾望,“望望,我送你回家,你别说话。”

  本意不是送你回家的,本意是来带你走的。

  我家里有自己的花园和园林,别墅后边的人工湖里养了很多漂亮的锦鲤,我记得你说喜欢玫瑰,我会把花园全部种上玫瑰。

  所以,你应该不会觉得无聊。

  但看着顾望站在路边时的模样,贺清桓又改变了想法。

  他觉得顾望好看没错,但贺清桓对于好看的东西向来都是毫不犹豫的占有,哪怕只是别人碰了一下,贺清桓也不会再要,不仅不要,他还会把脏了的东西毁得稀碎。

  顾望被别人亲了,贺清桓不想伤他,他更加想让人彻彻底底属于自己。

  即使一时的阴暗念头占了上方,他把地下室的镣铐翻出来,惊了客厅的一群人,小六直接吓哭,地下室那些东西,从来没动用过,不知道是为谁准备的。

  还是舍不得。

  人在自己怀里的时候,贺清桓心里那些念头缓缓消失,顾望,还是一直生活在太阳底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比较好。

  顾望靠在窗户上,沉默着一言不发,他有一种被人完全禁锢的感觉,他不想招惹贺清桓,更加不想喜欢对方或者被对方喜欢上。

  刚才贺清桓按着自己脊柱一节节的轻按的时候,顾望浑身都跟着烧起来,同时又觉得有些毛骨悚然。

  是怎样的人,才会在深夜出现在你拦的出租车上。

  什么都能够处理得游刃有余的顾望,第一次感到茫然和无措。

  没有感情经验的他,拒绝人也永远是那么几套官方说辞,但这对贺清桓不管用,对方完全不讲道理。

  就像当初的顾望喜欢贺清桓喜欢得不讲道理一样。

  只允许自己喜欢,谁凑上去就是他顾望的敌人,在这些人面前狂得仿佛地球小霸主的顾望,一到了贺清桓面前,爪子立马自动收回去。

  两个都是不讲道理的人。

  喜欢得那么霸道和让人喘不过气。

  贺清桓一直没有说话,直到下车的时候,贺清桓才拉住顾望的手腕,顾望在车外面,他看不见贺清桓的脸,贺清桓也看不见他的。

  “望望,你跟我在一起,贺家是你的,我是你的。”

  “我跟你考同一所大学。”

  “你要什么,我都给你。”

  对于高中生来说,考同一所大学好像已经成为了能够证明感情和心意的最好方法。

  成绩好的为成绩差的自降分数,成绩差的为成绩好的咬牙往上爬。

  就连贺清桓都不例外。

  顾望挣脱贺清桓的手,“不需要。”

  他往家里走,推开大门的时候,顾大志披着外套匆匆忙忙的出来,还不忘边说,“这么晚了你去哪儿了?你奶奶给我打电话了,你要看我送你去,一个人出门,你要把我跟你妈担心死。”

  顾望抬眼,看见杜丽平坐在沙发上翻杂志,平时这个时候,她觉得在睡美容觉,看见顾望回来,她上下看了人几眼,打了个哈欠,“我去睡了,望望晚安。”

  顾大志给顾望倒了杯水,推着他往楼上走,“快去睡,明天还要上课,下次再乱跑,老子打断你的腿!”

  别墅里的灯一盏盏的关掉,最后只剩下二楼某个房间的灯还亮着。

  贺清桓的手机响起来,是贺之岩打来的。

  “我听你阿姨说,你出去了?”

  “公司有几份文件,我带回来了,你看看,写几个提案,明天去学校之前给我。”

  贺清桓垂下眸子,淡淡的说道,“知道了。”

  顾望站在窗户跟前,看见贺清桓离开后,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沈诏的生日,是直接到you的清吧,顾望在赶当天的作业,宋之言抢了他前桌的位置,顾望写一个选项,他写一个选项。

  宋之言,“望望,搞快点搞快点。”

  顾望无奈,“我做你抄,你别催。”

  他们班作业是所有班级中最多的,科任老师布置了,李舒雅再来加,任务量比起高三的也没差太多。

  像顾望,题目他几乎只用看,就能得出答案,每天还能按时睡,像宋之言这种的,每天熬到十二一点是家常便饭。

  以前宋之言是打游戏到凌晨,现在是做作业到凌晨,一开始宋之言跟沈诏还每天在朋友圈打卡,类似于——今天也是努力学习的一天哦,加油!

  沈诏在旁边,他穿了一件粉色的t恤,上面是粉红豹,特他妈招摇,以前顾望都没穿过这么嫩的颜色。

  “你们快点啊,好烦。”

  宋之言的笔尖都快在纸上擦出火星子了,他吼道,“催催催,催尼玛催,再催我把给你买的鞋从楼上丢下去!”

  沈诏一听,激动了,“快快快,快扔,我自己去捡!”

  宋之言,“”

  站在沈诏旁边的冉冉撞了一下沈诏,说,“诏宝,那是越枫吗?”

  越枫从楼上上来,真的提了一个老大的蛋糕,粉色的纸壳包装,之前还在抱怨嘀嘀咕咕的沈诏看见他了,一下愣住了,“望望,你快帮我看看,越枫那逼是不是真的给我买蛋糕了?”

  顾望往窗户外边看了一眼,也愣了一下,他看自己看不明白,他看别人还是可以的,这就像当代母胎单身,专业感情分析师,就是分析自己不准。

  顾望还在想怎么告诉沈诏,宋之言想都没想,直接说,“越枫这是想泡你啊诏子。”

  沈诏眉头皱起,越枫是贺清桓的发小,贺清桓现在跟望望之间一言难尽,按理来说,他不能跟越枫有牵扯。

  越枫过来了,他把蛋糕递给沈诏。

  “谢谢你昨天教我打羽毛球,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  宋之言愣住这特么好会泡!

  越枫知道如果单纯为了沈诏生日买蛋糕他肯定不会收,但是绕个弯子找个理由,就不一定了。

  沈诏比较傻。

  顾望看着沈诏拎着蛋糕在走廊转圈圈,无奈的重新开始做作业,他也不能一辈子把这两人守着看着,感情上的事情,谁都插不了手。

  贺清桓是在越枫之后上楼的。

  现在是下午,周二的晚上是没有晚自习的,沈诏挑了个好时候,现在教室和走廊里只剩下了要去给沈诏过生日的人。

  沈诏的同桌冉冉,他们的班长团支书学委,还有几个男生,顾望有印象但不知道名字,再就是越枫了。

  贺清桓是抱着一束向日葵上来的,他直接塞到沈诏怀里,“生日快乐。”

  沈诏呆呆的说了谢谢,周围人也都震惊了,沈诏没跟他们说贺清桓也要去啊。

 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[穿书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都市全能魔尊只为原作者一节藕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节藕并收藏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[穿书]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