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珊哄傅恒的好法子(1/2)_我的夫君是傅恒(清穿)_都市全能魔尊

我的夫君是傅恒(清穿)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眼瞅着傅恒又摇铃, 东珊再次强调, “我真的不喜欢那项坠,你没必要去买。”

  “你不喜欢便罢, 我买来送给淑媛成了吧?”

  原来不是送给她, 是送给小姑子啊!小姑子很快便要成亲, 他这个做兄长的送份儿大礼也应该。既如此说,东珊也不好再拦着, 免得傅恒认为她小气, 不舍得给妹妹置办嫁妆。

  场上就剩傅恒与弘明两家在竞价,实则摇铃的一直都是丹珠, 弘明无甚反应, 这碧玺此刻已然抬至两千六百两,丹珠还要再追加, 弘明终是按住了她的手, 淡淡地掠她一眼,薄唇微启, 提醒她适可而止。

  被拦阻的丹珠心下不悦,“才两千两而已,傅恒都没放弃,咱们怎么能低头?”

  弘明又怎会瞧不出来?她的面上明显带着怨气, 好似与人有仇一般,“我看你不是喜欢这项坠,不过是在与人较劲儿罢了!”

  被戳穿的丹珠心虚的转了转眼珠,强辩道“我是真的喜欢才竞价, 咱们府上又不缺这这点儿银子。”

  男人大都好面子,是以弘明一直忍着没管她,可这会儿的价高得离谱,弘明也得掂量着来,否则回去无法与他阿玛交代,

  “银子是不缺,但也要看值不值得,需不需要。屋里的首饰已然堆成山,刚开场你就买了一件玉石,现在又要与人争抢?打算今日包场?”

  “可我就是喜欢这条碧玺,我就想要,今儿个一定要买下来!”

  任弘明再怎么好言相劝,丹珠仍旧犟着不肯收手。尊重是相互的,既然她不通情理,弘明也就不再顾忌她的颜面,当即撂出狠话,

  “要买可以,莫从王府账房里支,用你的嫁妆来填补。”

  丹珠一听这话,气焰顿消,她的嫁妆能有多少啊!再者说,花王府的银子她不心疼,自个儿的嫁妆她可是心疼的,断然舍不得随便使用,弘明不愿给她撑腰,她哪里还有摇铃的勇气?

  与此同时,耳边传来台上开宝人最后的提示声,“两千六百两,三回!”

  两人争执间,台上已然敲定,再无回转的余地,最终这碧玺还是被东珊抢了去,丹珠恼火至极,怨恨弘明不够大气,丢了她的颜面!气极的她当即起身,径直下楼。

  下人面露难色,“六爷,这……”

  这个女人当真是毫无分寸,此时离开,分明是想让外人看笑话!弘明懒得理会,沉着脸漠声道“随她去!”

  对面的傅恒扬唇一笑,得意地看向东珊,意在向她邀功,东珊倒是无甚感觉,反正花的是他家的银子,送给他妹妹,倒也正常,她不争竞。

  目睹此状,广廷只觉牙酸,这夫妻二人这般恩爱,可有顾忌到他的感受?所以他今日就是来找虐的吗?

  唱卖会结束后,傅恒差图海去结账,他与广廷在别院门口道别,而后带着东珊先上马车。

  一刻钟后,图海小跑归来,将宝盒呈递给主子,而后嘱咐车夫驾马回府。

  傅恒接过盒子打开一瞧,才算近距离欣赏到这串宝珠的华美之态,每一颗碧玺都似琉璃般通透无暇,那碧玺坠子更是雕工精巧,色泽变幻流畅而自然,饶是见过诸多珍宝的傅恒也不由赞叹出声,

  “如此好物着实难遇!”

  底价就一千两,那自然是极品的碧玺,东珊看了一眼,啧叹道“价格如此昂贵,这东西能不好吗?”

  贵不贵他不在乎,值当便可,凝视着身边人,傅恒朗笑道“有钱难买你开心,只要是你喜欢的,多少银子都不在话下。”

  此话何意?东珊越发糊涂,坐直了身子疑道“不是说要送给淑媛当嫁妆吗?”

  “额娘自会给她置办嫁妆,用不着我费心,这样的宝贝当然是要送给自家夫人。”

  “才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怎的转眼就改口?以致于东珊不能确定真假。

  上回点八个菜都被她好一通教育,心知她节俭,傅恒才没敢与她说实话,“我若不扯个谎,你肯定会拦阻,现下东西已到手,你想拒绝都没机会。”

  说着傅恒将项坠戴在她颈间,长长的碧玺坠子垂落在身前,尽显柔美奢华,傅恒问她是否喜欢,东珊此刻的心情那是相当的复杂啊!

  “喜欢,但是心在滴血。一千两的东西咱们却付了两千六百两,若是为淑媛买的倒也罢了!毕竟她是你的亲妹妹,血浓于水,你为她花销倒也正常,我们才成亲,我只是个外人,你为我花这么多银子,我觉得浪费。”

  她这轻言细语对傅恒而言似一根尖刺,扎得他笑意顿敛,如鲠在喉,“怎么叫你是外人?你嫁过来便是我的人,难不成你没把我当成自己人?”

  大约是她表述有误,才惹他误解,东珊忙澄清道“我没那个意思,只是觉得花这么多银子买一串项坠太奢侈,下回可不要再与人赌气竞价。”

  然而傅恒听罢这话更不开心了,“我与弘明并无过节,何须与他赌气?再者说,他是王爷之子,即便今日我放弃也不丢人,我没必要与他攀比,还不是看你喜欢,这才不计代价地竞买,只为哄你开心而已。”

  一番好意被误解,傅恒再也笑不出来,当即扭过脸去,闷闷地靠在软垫上。

  瞧他这神态,似乎很不悦,东珊自知失言,遂软了语气向他道歉,“好嘛!是我误会了你的心意,这项坠我很喜欢,多谢你费心为我争取,我知错了,往后再不乱说。”

  那一刻,傅恒表面平静,内心却早已翻涌起阵阵波涛!他没听错吧?东珊居然会主动与他说好话,还给他道歉?

  她居然也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还肯服软,实在是难得啊!只这一句软话,足以消弭他心中的委屈,但他又觉得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揭过去,得趁机讨些好处才是,遂装腔作势,故作冷淡地轻嗤道

  “毫无诚意!”

  她自觉诚意满满,难道他感觉不出来吗?东珊甚感为难,“那要如何才算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的夫君是傅恒(清穿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都市全能魔尊只为原作者小香竹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香竹并收藏我的夫君是傅恒(清穿)最新章节